:::
最新消息
大家以前讀的學校、或是家裡附近的公園,有 #蔣介石銅像 嗎?
日期:2020-12-14    
大家以前讀的學校、或是家裡附近的公園,有蔣介石銅像嗎?

大家覺得應該要怎麼處理這些蔣介石銅像呢?

縱使台灣已經民主化、縱使《 #促進轉型正義條例》立法上路已經三年,依促轉條例規定,理應被移除的威權統治者象徵,還是隨處可見。以台北市為例,還有76所學校、6座公園內的蔣介石銅像仍立在原位。

針對校內的蔣介石銅像,目前教育局已要求各校要依民主程序,蒐集學校師生家長意見,討論銅像的處置方式;另外也要求學校將 #蔣介石銅像與轉型正義納入課程規劃。實際上是否有落實是一回事,但至少教育局已有一套既定的執行方式。

然而,針對六座公園裡面的蔣介石銅像何時移除、如何移除,公園處卻 #絲毫沒有規畫,僅表示會「尊重社會多元化立場及各界意見,於未來公園更新整建時再一併妥適研議規劃」。

但是這些公園到底什麼時候要更新整建?可能一拖就是個十幾二十年,蔣介石銅像仍然在原地屹立不搖。

於是我也提案,要求公園處在兩年內,依促轉條例規定, 逐步移除六座公園內的蔣介石銅像。畢竟校園內的威權遺緒,各校能有各校自己的處理方式;公園作為公共空間,也應該要有類似的處理機制。

結果......今天不是要來跟大家分享提案通過的好消息,而是這個提案被資深議員在一讀會,一連兩次被暫擱 的無奈心情。

首先要說明,#一讀會是什麼?

在一讀會上會念提案的案由,如果在場議員都沒有意見,提案就會進入各別委員會,由委員會 就提案內容的合理性與可行性等做實質的審查與討論;如果一讀會中有議員對提案有意見,提案就會被「暫擱」,甚至可以完全不說明暫擱理由。

我這個提案在第一次進一讀會的時候,狀況是這樣的:
議長:「第130352案,有沒有意見?」
王浩議員:「有意見。」
我:「讓我說明一下提案好嗎?」
王浩議員:「妳不用說明了,我有意見。」
第二次進一讀會(也就是今天)更誇張:
議長:「第130352案,有沒有意見?」
應曉薇議員:「有意見。」
我:(站起來發言)
(結果議長不讓我的麥克風打開, #直接被噤聲)
議長:「好那暫擱。」

我連對方到底哪裡有意見都不知道,就算我想去跟對方說明、爭取對方的支持,也根本就無從說起。

過往臺北市議會有些「潛規則」,就是基於「尊重議員提案權」與「議會和諧」,議員之間 #不會暫擱議員彼此的提案,而是讓提案進入委員會做實質討論。

然而,經過這兩年在議會的工作,我發現「暫擱與不暫擱」之間的標準,根本就 #沒有標準可言。

先前國民黨議員提案制定「臺北市重陽敬老禮金致送自治條例」、又或是提案要求市府針對太陽花學運國賠案進行上訴,我與許多年輕議員也有疑慮,也願意把疑慮好好說明清楚,議長都說「你們有意見那 #你們自己提對案」、「尊重議員提案權利」就裁示提案通過一讀、交付委員會。

結果今天我的提案,資深議員只要一句「有意見」,沒有說明理由、也沒有給我為提案辯護的機會,案子就會被暫擱。

為什麼資深議員擋資淺議員的案子什麼理由也不用說,年輕議員對資深議員的提案有意見,說破嘴也擋不下來?年輕議員的案子 #難道活該被擋?

民主社會所期望的議事廳, #不應該比資深資淺,而是應該以提案的內容是否合理、是否必要,來實質討論,來正面對決。

就像我在開頭問大家的問題,蔣介石銅像該如何處理,社會上並不只有一種聲音、這個問題不只有單一解答,而是可以透過討論、溝通,來凝聚社會共識的。

但是王浩議員與應曉薇議員的做法,就是 #讓一切的討論都無法發生,讓年輕議員提的案、年輕人重視的議題,在議事廳上被封口。

我希望這些資深議員,可以尊重每個議員、尊重每個議員所代表的民意。

議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, #台北市民期望的是實質的討論,不要再讓重要議題,在議事程序中被淹沒了。
(photo credit:自由時報)
臺北市議員 黃郁芬 議員研究室
上版日期:2020-12-14
  • 相關圖片
    1. 130005966_1612638672261851_2356334708251252697_n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