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最新消息
【以前都這樣審預算?!】
日期:2019-11-28    
台北市議會各個委員會從昨天開始實質審查預算,做為一個新科議員,除了把議事規則翻了好幾遍、戰戰兢兢看好久預算書,想說還是見習一下委員會的幾個議員前輩都怎麼審預算的,結果——

(在委員會現場,針對在教育局對各校宣布校外志工團體入校協助教學規則後,依然對宗教團體入校沒有善盡審查之責的內湖區學校提出意見。)

吳世正議員:
我想我們議會的慣例跟傳統,都是尊重選區啦, #不太會管到其他選區的事情,不然這樣如果大家都可以對其他議員選區的事情提出意見,那這樣你一言我一語怎麼審的完,而且這樣也對其他議員比較禮貌啦,我希望有些 #新進的議會同仁可以遵守一下議會的慣例。

而且每個議員都有不同的立場對不對,你的價值跟我的價值會不一樣,啊這樣如果每個人都可以有意見,要怎麼審。

呱吉邱威傑議員:
議會審預算應該 #不是像黑幫一樣劃分地盤吧,我們是台北市議員,沒有甚麼「非我選區我就不能審」的情況。如果是這樣,我的選區學校都審完了, #我是不是就直接離席就好,請主席做個裁示好不好。

主席陳重文議員:
我們當然是尊重各位議員的發言,沒有什麼不能有意見這件事情啦。

我:
我想我們教育委員會是關於全台北市的教育,要有一致性,昨天審預算的時候,也未必是我們的選區,但全台北市的教育 #不能因為隸屬於不同選區的議員, #有不一樣的標準,這樣也不對吧。而且回應一下剛剛吳世正議員講的,我們每個人當然對於議題會有不同立場,但是現在不管我們的價值是什麼,不是聽你的,也不是聽我的,是要遵守《教育基本法》第六條的法律,學校就是應該維持中立專業的環境。

汪志冰議員:
有些學校有志工入校教學已經是持續很久的事情,這個入校就是因為學校老師有這個需求嘛,志工也有這個愛心,像昨天預算審查這樣弄一弄,就有校長馬上說不要讓某個宗教團體入校了,這樣有寒蟬效應也是不太好。《教育基本法》第六條規範學校要中立,對於志工入校也要有學校進行專業判斷,不要在這邊用預算的方式讓政治力介入!彩虹媽媽不能進入校園,那性平團體是不是也不應該進入校園?

我:
我也認同要有學校去做專業的判斷,志工入校的問題存在已久,但這個現象一直存在並不代表這就是對的,我想我們對待教育的態度不應該積非成是。我之所以會對內湖區三所國小的預算提出意見,就是因為我有收到家長的陳情,彩虹媽媽現在還在教不適當的內容。

不過我作為教育委員會的委員,我想有一個立場必須重申,就如剛剛汪議員所說,《教育基本法》第六條要求學校中立,有明訂不能在校園傳教,但是性別平等教育則是在《性別平等教育法》裡面規定一定要教導的課程,我想不能這樣混淆。

#大家覺得議員只能審自己區的預算嗎
#學校的教育現場應該專業中立
#人民的市議會應該公開透明
#市議會的預算審查連逐字記錄都沒有
#所以只能先記到這裡了
臺北市議員 黃郁芬 議員研究室
上版日期:2019-11-28
  • 相關圖片
    1. 75478429_1272903222902066_6849524675844767744_o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