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最新消息
324行政院事件六周年,對國家暴力的咎責不能停下
日期:2020-03-25    
今天是324行政院事件警方暴力鎮壓的六周年,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在記者會上公佈了當晚的影像片段。看著警方拿警棍毆打民眾、拿盾牌剁擊民眾的畫面,難以想像這已經是六年前的事,更難以想像的是這六年間,居然找不出任何一位使用不法暴力的員警、沒有任何一個放任暴力發生的長官受到咎責。
  
我們都沒有忘記。在六年前的那一晚,行政院大廳的現場,媒體記者們是怎麼被警察趕出去的。我們也沒有忘記,在六年前的那晚,到場支援的律師,是怎麼被警察禁止進入行政院大廳的。
 
在六年前的行政院,所有對於民主國家的想像,在行政院現場,都不存在。
  
在四年前,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,當時的行政院長林全,所簽署的第二份公文,就是對侵入行政院的運動參與者撤告,許多人知道這件事。但很少人記得,在林全院長撤告後,還有20幾名的運動者,因為妨害公務等其他罪名,被檢警起訴,至今依然每年面對著後續的訴訟程序。
 
這些年來,關於324行政院案的訴訟,不只有被檢警以各種罪名起訴的運動者,還有許多被施暴者為了追訴國家暴力,為了在我們國家的司法體制中,試圖證明台灣是一個保障人民集會遊行及言論自由的國家,還發起刑事的自訴案件,及民事的國家賠償案件等訴訟。
 
我要向所有這些訴訟案件的當事人,及義務律師團,致上敬意,以及謝意。
  
因為他們不僅僅是代表他們個人,也不僅僅是在爭取他們個人的權利。他們試圖努力的,是要求國家體制面對當代的過錯,是爭取最基礎的人權保障、最基礎的公平正義。
  
───
  
如果說打人不對,那為什麼沒有任何一個下令打人的長官、或是執行施暴行為的現場員警,因此被究責,或是付出任何代價?為什麼付出代價的,都是當時手無寸鐵的運動者?
  
還是當打人的執行者,變成國家公權力時,縱然是面對和平靜坐的抗爭者,打人的行為就變成被允許的了?那又是被誰允許?
  
在一個民主國家的公權力,什麼情況下是可以對人民施暴的、可以施暴到什麼程度?
  
六年過去了,我們這個國家依舊回答不出來。

───

在兩年前,司改會曾在中山站的地下書街,舉辦像今天這樣的週年活動。
  
當時,有位義務辯護律師說,她的當事人在那一年,跟她說想要撤出自訴案件,因為「每一次開庭、每一次重新勘驗影像紀錄,都像是一次次的重新回到那一晚」。那位律師轉述,她的當事人說「想要重新開始新生活,一直自己一個人面對,太孤單了。」
  
這六年來,政府對於推動轉型正義的相關工作不遺餘力,但我也要提醒,當現在的執政者在執行轉型正義、處理過往的國家暴力時,也不可以對當代的國家暴力視而不見。當時在324行政院事件後高呼要調查真相的陳其邁委員,現在就是行政院副院長,希望陳副院長可以不忘當初求取真相、要求咎責的心。
  
我也希望,在上一屆修法攻敗垂成的集會遊行法,可以在本屆立法院有重啟修法的機會,讓人民的集會遊行權能夠真正的落實。
 
請大家不要忘記2014年3月24日凌晨,在台灣行政院發生的事情。
 
請大家跟所有的當事人站在一起,不要讓他們感到孤單。
  
請大家記得對民主社會的美好理念、記得對國家暴力的憤怒,不要停下對國家暴力的追究。
臺北市議員 黃郁芬 議員研究室
上版日期:2020-03-25
  • 相關圖片
    1. 324-4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