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議員文稿
時代力量不應造成外界認為本黨「嚴以待人、寬以律己」之誤會
日期:2020-08-12    資料來源:605聯絡人:黃郁芬    聯絡資訊:tcc10705@tcc.gov.tw
經過連夜偵訊,媒體報導,徐永明主席在2019年底收受前太流董事長李恆隆200萬元賄款,恐成為本黨涉貪第一人。
 
在司法程序上,我認為在法院審判確定前,相關人士都應受無罪推定原則的保障。不過我同時也想跟大家討論,究竟現在這件事情發生在一位黨主席身上時,該如何看待其政治責任及政黨的作為?
 
在此,我想和大家分享過去的一則新聞。
 
時代力量曾於2018年12月25日召開記者會公布針對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》增訂第112條之1條文修正草案。
 
在記者會中, 黃國昌前委員曾說:「對於政黨推薦的候選人,當選就任公職期間貪污,現行法沒有相應政黨必須連坐處罰的規定,因此有人發生貪污行為時,推薦政黨常拍拍屁股、雙手一攤不處理,對台灣社會造成嚴重傷害,這更加突顯必須要讓政黨連坐處罰的必要性。」
 
黃國昌前委員並舉例:「前立委李慶華貪汙跑走,法務部無法迴避責任,但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不用負責?我呼籲很多次,但國民黨態度就是裝死,這是你們推薦的候選人?還是七連霸立委,可以置之不理、若無其事嗎?」
 
在該次記者會中,時代力量也宣稱,種種問題凸顯政黨候選人貪污行為要政黨連坐的必要性,如果政黨有責任、提供具體事證,就免予處罰。
 
雖然當時所提出的修正草案並沒有在立法院三讀通過,但為了符合時代力量當時提出修法的初衷,(尤其徐永明主席是當時的黨團總召),並且為了向社會各界證明時代力量對不法情事毋枉毋縱,絕不因為事涉本黨人士,就雙重標準、悖離原本立場,建請黨中央負起責任,以最高標準針對徐永明主席涉貪一事進行調查,並舉報提供具體事證。
 
而時代力量副秘書長林鈺傑,身為徐永明主席過去擔任立委時的辦公室主任,同因本案被北檢傳訊,不宜繼續擔任時代力量的紀律委員會之委員一職。
 
為避免發生「球員兼裁判」之情況,決策委員會應在徐永明主席停權後,決定代理黨主席,並由代理黨主席重新提送紀律委員會之委員,經決策委員會通過以補足林鈺傑副秘書長之缺額。
 
若決策委員會中有委員擔任徐永明主席的陪偵律師,應於決策委員會討論此事時自行迴避,並放棄關於此事之決策權,以昭公信。
 
在司法上,我們的確應該秉持無罪推定的原則,但這不代表我們可以蒙蔽雙眼。在政治上,讓現在的主席先暫停黨職及黨務,好好接受調查,以釐清案情,才是正確的決定。
 
我相信時代力量大部分的黨公職、工作人員及時代力量的支持者,並不認同政治工作者利用職務圖利特定人士來收受利益的行為,當然也不樂見此事的發生。
 
但在此時此刻,沈默、妖魔化一切的批評,或者一昧地自圓其說,並無法讓時代力量取信於民。
 
唯有面對實際情況,深刻檢討內部缺失與不足,以公開透明的程序及措施回應大眾的質疑,才有正當性說服社會大眾,我們還是一群足以信賴的政治工作者。
 
我已透過內部管道向黨中央及秘書長傳達以上建議,無奈並沒有得到任何正面回應,但我認為時代力量不應造成外界認為本黨「嚴以待人、寬以律己」之誤會,因此決定將此建議公開,以受社會大眾之公評。
上版日期:2020-08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