:::
議員文稿
希望大家一同關注親密關係暴力與性暴力的議題
日期:2021-12-01    資料來源:605聯絡人:黃郁芬    聯絡資訊:tcc10705@tcc.gov.tw
「我要跟大家說對不起,讓大家擔心。」
「身為一個公眾人物其實自己遇到這種事情,可能也不知道怎麼處理,甚至我也沒有讓家人知道,因為第一時間我覺得這是非常難看的事情。」
「媒體報導之後,我才知道,他其實有這麼多這些事情,其實這些事情我真的都不知道,真的是識人不明我非常抱歉,就是自己真的很蠢!」
這是今天高嘉瑜委員在記者會上所說的。
在記者會上,聽到她好幾次向社會大眾道歉,好幾次的責怪自己,怎麼輕易相信加害人、怎麼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她也好幾次提到,事發當時,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怎麼做,就算她是立委、有一定的社會地位,也一樣不知所措;她甚至為自己第一時間沒有立即處理,而感到很抱歉。
我看著記者會轉播,看著高嘉瑜委員的眼淚,我也很想哭。
讓受害者不斷的道歉、不斷的自責、不斷的自我質疑,這就是性暴力與親密關係暴力中,最可怕的地方。
性暴力與親密關係暴力,從來就不能只停留在「你可以快點去報案啊」、「建議你去申請家暴令」。
而是要去理解「#為什麼受害者會不敢去報案?」、「是什麼理由讓受害者無法踏出尋求協助的那一步?」
高嘉瑜委員今天所說的,就完完全全說明了,親密關係暴力受害者的處境;而受害者更需要耗盡所有的勇氣,才能站出來面對這一切。
無論是私密影像的脅迫、拳腳相向的威脅、人際關係的要脅,甚至是 #外界的酸言酸語,都是讓受害者不敢去報案的原因。
這些問題,從來都不只是「有相關法令可以懲處」就可以解決的;就算有了法規,受害者能否有一個安心尋求協助的社會氛圍、民眾與警方是否有足夠的認知與同理心,才是關鍵。
像是先前我協助deepfake換臉色情片事件的受害人報案時,雖然大部份警官都非常認真且細心的協助受害者,但也有少部份警官,因為缺乏對性暴力事件特殊性的認知,也難以完全同理受害者的處境,所以讓受害者在筆錄過程中有所退縮。
就算有了相應的法規,#社會氛圍不變、第一線員警的處理方式不變,問題一樣不會改善。所以我也在議會提案要求警察局,完善對於數位性暴力的處理程序與教育訓練,讓受害者更能安心求援。
高嘉瑜委員說:「今天這個事件之後,我希望 #我是最後一個受害者。」
希望大家可以繼續聲援高嘉瑜委員,也希望大家一同關注親密關係暴力與性暴力的議題。
直到,再也沒有任何一個受害者,必須說出對不起的那一天。
直到,不再出現親密關係暴力與性暴力受害者的那一天。
(photo credit:記者會截圖)
上版日期:2021-12-01
  • 相關圖片
    1. 262919197_1875352409323808_20303087849209207_n.png